能赚多少就赚多少,用这笔钱生存下去」政哲的一生用这句话就可以总结。政哲找到大酱(韩国味增)厂的工作,这是江原道在冬天唯一的工作机会。政哲唯一的目标就是「生存」,没有时间管别人。他相信只要活过这个冬季,成功做到要求的大豆量,就可以东山再起。谁知一个不小心,发酵室裡上千堆的大豆开始发霉、损坏。大家都得离开大豆厂,政哲也不例外。儘管工作比别人认真,但还是身无分文。「為什麼我什麼都没有?」政哲问,但回应他的,只有迴音和凛冽的雪白,期盼着春天的到来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