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日落后的首尔站,许多流浪汉中的一个老男人,看着象是在吞食着另外一个。不一会儿,整条街都充满着疯子,Hae-sun,一个逃跑的少女,和逼她卖淫的男友分手。她离开了那间在首尔站附近他们目击人们被袭击的破旧旅馆。被袭击的人们变成袭击者,以至于他们的人数呈指数级增长。政府宣布把整片区域 封闭。没被袭击的人们想从袭击者群中逃走,但无处可去。Seoul Station